中国房东闯京都 把民宿开到日本去!

编辑:超超猪   来源:新浪时尚   2018-04-07 07:30:00

导语:唐末宋初的时候,町屋的建筑方式由中国流传至日本,如今一些中国房东,又在悄悄地让它发生着改变。(来源:界面新闻)

“清水茶寮”位于门胁町,距离京都清水寺不远,步行至著名景点鸭川仅几分钟时间。

一推门进入这座明治时期建造的百年老宅,榻榻米带来的草木香气便扑鼻而来。进门后即是茶室和厨房,这里昔日用作店面经营,略带斑驳的日式推拉门与头顶深色木质梁柱搭配,烘托出了整体的古朴氛围。

里侧的榻榻米房间是生活区“中户”,墙面如旧时一样使用竹篾、泥草与和纸建造而成,可以边品茶边观赏小巧的日本庭院。这大概就是人们想象中的旧日京都生活感,时光的流转在这里似乎不露痕迹。

这是中国老板张一凡在京都经营的民宿品牌“京恋”的其中一处,使用的是如今已经停止再建的传统木质建筑“町屋”。他坐在自己的民宿里,从历史到经营过程,向我们讲述了很多关于町屋的故事。

张一凡夫妇因相恋于京都,便将自己的町屋民宿品牌取名为“京恋”,右一为合伙人纪晓旸

张一凡并不是唯一一位在京都经营町屋民宿的中国人,随着近年日本旅游热持续升温,京都从曾经的关西游线路中的一站,变成了让人愿意专程前往的目的地。特色分明的町屋成为游客们跃跃欲试的入住新选择,大批中国房东在这里从事着与之相关的的生意,准备在京都开创新的事业和生活。

这里有在4天之内就决定辞掉国内工作,来到京都当民宿老板的“90后”;也有想趁中国出境游大潮而起的酒店管理品牌;更多的是从留学生时代起就在日本学习工作的中国人,近年纷纷将注意力汇集在町屋民宿经营上。

对于这些人来说,町屋民宿或许并非他们唯一的业务,但却无比重要。还有更多投资町屋房产的业主,他们的故事就在这片异国土地上展开。

传统“商住两用”房的今昔

从794年桓武天皇定都平安京(今京都市)开始,町屋就作为一种商住两用式房屋在日本全国流传开来。这种两层木质结构建筑多数临街,比较常见的打开方式是下层经商,上层供店主个人使用。

传统町屋以插大黑柱(顶梁柱)作为町屋开工的仪式,通过梁的结构学来承重瓦的重量,建筑方法与古代寺庙类似。尽管根据建筑者的财力、用途,町屋的面积大小会有区别,但基本的室内结构主要是用一个过道连通接待客人的“店之间”和主人自己生活的“里之间”,以及一个陡而狭窄的楼梯通往二层。

可惜的是,因不能适应如今的消防、建筑等法规,町屋在1950年后停止新建。

尽管京都已经是日本目前町屋保护得最好的地区,但因战火、自然灾害、社会变迁等原因,京都町屋的数量正在不断减少。据《京都新闻》的调查,京都町屋正以每年800套、约1.7%的速度在逐渐减少,目前已减至全京都仅4万多套。

因为数量稀少,入住町屋改造的民宿被认为是一件难得的事。如今在改造时,经营者们倾向于让町屋拥有不同的设计特色,以增强入住体验及避免同质化。

张一凡夫妇在2013年购置了自己的第一栋町屋做民宿,在行业里算开始得比较早。清水茶寮是他们的第13套町屋民宿。这里前身是书店,墙上还保留着“书籍商”的经营许可标志,和店主反对1989年开始征收消费税的标语不干胶。

张一凡喜欢尽可能地保留町屋原本的样子,清水茶寮施工前他就让师傅拆下木门,改造完工后再装回去。

“我也会去别人家即将拆掉的町屋,买回一些门窗、灯之类的老物件儿,”张一凡在讲起房间内的东西来历时,细致得有点像介绍自己的孩子。

清水茶寮的二楼是一个传统榻榻米的和室卧房,木质房梁呈倾斜状,窗口的位置举架很低。这是因为过去高贵的武士走在街上时,认为百姓站在二楼俯看十分不礼貌而采取的限令,这迫使人们必须跪着才能来到窗边。通常二楼越矮的房子年代越久远。张一凡觉得有意思,也将这些结构保留了下来。

年代久远的町屋通常二楼举架较矮,为的是不让人们站在二楼俯看走在街上的武士及贵族

旅行民宿品牌“在川旅宿”邀请青山周平改造了它们的首间民宿“在川合庭”,这位设计师曾因爆改北京胡同旧宅出名。这栋老町屋,前身是拥有120多年历史的铅版印刷厂,前店后院,上下两层。这套设计还曾登上过知名设计网站Designboom的热门榜。

青山周平的让町屋呈现出一种介于和风与北欧风格之间的简约感,比如既保留着传统的榻榻米房间、和纸装饰墙面、在卧室之外还修建了面积不小的茶屋,边喝茶可以边欣赏外面由竹子、青石、砂砾、苔藓组成的庭院;同时也有大到不像日本的卫生间和清水泥洗手池,及西式睡床。这种混搭在町屋民宿中比较少见。

标签: 民宿,京都,日本,张一凡,中国,建筑

今日头条

南山完整养殖模式 助力养殖腾飞

湘西黄金茶的大事!新田农业重拳出击!

林业局召开重点工作推进会

2018年4月16日全国外三元生猪价格行情

4月16日鸭苗、毛鸭行情早报与趋势分析